关闭

当前位置:首页 > 在线配资 » 正文

「配资查询」叮咚买菜,诡异扩张

  出品 | 36氪-未来消费(微信ID:lslb168)

  即便邻近春节,叮咚买菜在北京的地推团队,依然随处可见。

  不仅是小区门口、商圈周边、街头路上,最初可见叮咚买菜递推人员。只要身处北京,App开屏、朋友圈广告,线上也到处是叮咚买菜的推广。甚至一些地推员工,开始深入各大小区,挨家挨户敲门推广拉新。

  2020年春季,第一阶段疫情之后,叮咚买菜给自己定下的计划为在北京开出200个前置仓。这意味着,按计划要在2020年底,北京在叮咚买菜的布局,将成为仅次于上海,成为国内的第二大单一市场。但是截至目前,叮咚尚未披露在北京取得的业绩。

  媒体公开报道显示,叮咚买菜又计划在2021年总投资6亿美元,选在江苏昆山建设生鲜综合体。这个类似生鲜基地的综合体,运营能力包括生鲜半成品、面食的加工等。这种烧钱力度,让人感觉叮咚并不差钱。但是叮咚买菜上次获得融资的公开信息,已经过去一年半了。

  2020年叮咚买菜究竟有没有获得融资,这甚至是一个多次曝光,又多次被叮咚官方否定的“谣言”。

  2019年6月底,叮咚买菜曾透露公司账上还有20亿现金。当年7月,叮咚获得B轮融资,但未透露具体金额。2020年5月,据路透社报道,叮咚获美国泛大西洋投资集团的3亿美元投资,但叮咚否认了这一消息。

  叮咚在过去的一年间,扩张显得极其激进。除了上海、杭州、北京之外,还先后进入江苏南京、广东广州、河北、浙江、安徽、四川等省市,仅在去年11月的一个月内,叮咚就新进入了将近10个城市。目前,叮咚覆盖的城市,总数超过20个。

  但这些城市对于叮咚来说,也仅仅是“进入”,客观来说,进入时间决定了还远不能谈已“覆盖”。20个城市加起来的前置仓数量,大概和北京、上海一个城市的覆盖数一样。前置仓这种高度依靠密集锁定,才能实现盈利的小零售业态,对于叮咚来说,进入的20个城市的零星几个仓,当下显然不可能产生正向营收。

  我们不是吹毛求疵的诘问刚刚进入一个城市就谈营收。而是想要强调,前置仓这种小业态,单仓天然的就不能孤立存在。一个仓在一个城市,并不能看作一个仓,而是等同于背后一个新的公司,一整套业务体系(供应链+营销+运营+物流等)在一个城市的落地。因此,零售业的小业态公司,通常都是用密集锁定的拓展方式,从一个点的多个仓(店)占领一个城市区域,然后逐步占领一个城市,再逐步扩张到一个省,最后再一个省一个省的复制。便利店,就是这方面的典型打法。生鲜赛道的优秀品牌钱大妈,哪怕同样是前置仓模式的朴朴超市,都是如此。

  除了谊品生鲜这个异类。

  因为小业态的扩张,一样需要成本。几套独立的供应链、自营前置仓的房租人力费用、漫长的回报周期,每个新城市的前置仓扩张,都是叮咚目前面对问题的倍增扩张。

  而且回到叮咚的大本营城市上海,目前也尚未取得以市为单位的区域性盈利。叮咚会觉得这是一个严峻的战略问题吗?还有个棘手的问题是,现在前置仓的生鲜业务模式是否成熟,行业一直有严重对立争议的拷问。这个赛道有朴朴超市作为前置仓代表品牌的稳定发展,也有叮咚作为前置仓模式的让人不懂。

  但是,叮咚的2020年,就是一个激进扩张新城市的一年。有点诡异。

  仍未盈利,却不缺钱!

  进入北京市场快一年,虽然叮咚买菜尚未披露过经营情况,但从地推的火热程度与覆盖范围来看,显然叮咚认为北京市场还处于初期布点阶段。

  叮咚买菜此前多次被诟病的问题,不是目前没有盈利,而是包括投资人在内的很多人,看不到盈利的进阶和蓝图。创始人梁昌霖自己表示过,理想状态下,每个前置仓经营一年以上,日订单量达到1000单左右,平均客单量价超65元,可以在刨去履单成本后,每单的营业利润预计能超过3%,也就可以赚钱。

  这是有些过于理想的。我们知道的是,叮咚买菜的前置仓,目前属于行业内运营成本最高的仓。因为叮咚买菜的每个前置仓,配置了数量远超行业标准的加工人员。包括水产加工处理、批量蔬菜到仓后按规格的分包等,以及自营自养的配送骑手。这些基层人员能在叮咚获得就业,其实令人尊敬。唯愿这些基层人员的就业,能够一直得到保障。

  回到叮咚盈利问题。叮咚在自己的大本营上海,直到目前还未宣布取得区域性盈利,而上海这个城市,叮咚的业务开展已经三年。三年运营仍未盈利,不仅距离其梁昌霖自己谈到的理想状态的一年盈利差距有点大,而且对比同行的差距也很大。

上一篇:「配资开户」通宇通讯:2021年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
下一篇:「大财配资」深圳天软科技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猜你喜欢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