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首页 > 在线配资 » 正文

「如何购买股票」如何认定“名为委托理财,实为借贷”

传播法律知识 · 弘扬法治精神

案例

(2020)最高法民申491号

本院经审查认为,再审申请人银河公司的再审事由不能成立。

首先,葫芦岛银行与银河公司之间形成了委托理财的表现形式。葫芦岛银行(案涉七家信用社)与虎园路营业部签订书面的委托交易协议。葫芦岛银行(案涉七家信用社)在虎园路营业部办理了资金账户和证券交易账户。葫芦岛银行(案涉七家信用社)将资金汇入上述账户,虎园路营业部随即完成指定交易账户的申报指令,为葫芦岛银行(案涉七家信用社)购买了国债。当案涉部分资金到期办理展期时,虎园路营业部融资买入国债并于当日卖出,打出购买国债交割单,交付给葫芦岛银行(案涉七家信用社)。2004年9月,葫芦岛银行清产核资时,葫芦岛银行委托辽宁中智会计师事务所向虎园路营业部查询该行是否在虎园路营业部存在购买3.7亿元国债资金,虎园路营业部在《企业询证函》“数据证明无误”处盖章。从形式上看,葫芦岛银行(案涉七家信用社)已实际委托虎园路营业部通过买卖国债进行理财

其次,一方面,国债交易并非葫芦岛银行(案涉七家信用社)追求的经济目的。葫芦岛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葫审刑初再字第00001号刑事判决的认定在案涉交易发生之前,案涉个别信用社曾通过庄大川介绍,在海通证券北京某营业部经营“一比一”资金配比模式的国债项目,收回本金并获得8%的高额利息。该刑事案件侦讯活动中讯问笔录记载了葫芦岛银行(案涉七家信用社)其他证券公司开展过类似业务。并且葫芦岛市商业银行(葫芦岛银行更名之前)多次召开过行长办公会,主动介入并积极协调下属信用社之间的资金调拨和使用,讨论作出决策。葫芦岛银行(案涉七家信用社)作为专业金融机构在明知国债收益不能达到8%左右的情况下,仍然积极实现并获得与国债收益不符的高额回报的行为足以说明国债交易并非其真实经济目的。另一方面,双方在诉讼中的行为也说明国债交易并非双方真实目的。葫芦岛银行在上诉中认可一审判决认定的案涉交易性质构成以委托理财为表现形式的借贷关系,并强调借贷关系系同业借款。银河公司在诉讼中也一直主张代理国债交易是表象,实质上是葫芦岛银行(案涉七家信用社)将案涉资金交由庄大川从事炒股。

最后,根据双方交易事实,案涉交易构成借贷关系。《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二十四条规定“本法分则或者其他法律没有明文规定的合同,适用本法总则的规定,并可以参照本法分则或者其他法律最相类似的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九十六条规定“借款合同是借款人向贷款人借款,到期返还借款并支付利息的合同。”本案中,葫芦岛银行(案涉七家信用社)向虎园路营业部共计拨付资金6.1亿元,虎园路营业部共向案涉七家信用社返还购国债款本金2.4亿元,虎园路营业部在案涉七家信用社的资金汇入之后,向葫芦岛银行(案涉七家信用社)支付相对固定的资金回报。根据上述事实和法律规定,案涉交易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九十六条,在实质上构成借贷关系。

基于上述分析,原判决认定葫芦岛银行和银河公司之间的交易行为构成名为委托理财,实为借贷关系的事实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最高法(2013)民申字第2112号

(一)关于案由确认的问题。民事案件案由应当依据当事人主张的民事法律关系的性质来确定。本案中,马晨与马清文在《资产委托管理协议书》中虽然有关于资金的定向使用、配套保证金、专用账户资产总额监控及强行平仓等内容的约定,但是该协议第八条明确约定:“甲(马清文)乙(马晨)双方商定,委托期满,乙方保证受托管理资产的收益按受托资金年固定回报率为百分之十二计算……。”即委托人马清文将资产交由马晨进行投资管理,受托人马晨在合同履行期限内无论盈亏均保证马清文获得固定本息回报,超额投资收益或造成的经济损失均由马晨负责。可见,马晨与马清文在《资产委托管理协议书》中约定了保证本息固定回报条款,符合借贷法律关系的本质属性,该协议属于名为委托理财,实为借贷的情形,一、二审判决将本案定性为民间借贷纠纷,并无不当。此外,在本案二审审理期间,马晨与马清文就专用资金账户查封的750万元资金达成和解,双方关于《资产委托管理协议书》履行问题的相关纠纷已通过庭外和解的方式得到解决。故本案案由的确认,对马晨与马清文之间权利及责任的认定,不再产生实体上的影响。因此,马晨以一、二审判决确定案由错误为由请求再审本案,本院不予支持。

观点

主编:茆荣华

来源:上海法院类案办案要件指南(第2册)
上一篇:「配资查询」八马茶业终止创业板IPO,下一站主板或港股
下一篇:「利用网络赚钱」防范非法荐股、非法代客理财、场外配资 证监会启动系列“防非”活动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猜你喜欢


二维码